大叔,你会跳街舞吗?

Posted on Aug 4th,2019

 

上周六晚,叶音在《这就是街舞》第二季的决赛舞台上,经过22轮battle,以总比分3:1战胜编舞师Franklin,获得总冠军。就像去年韩宇战胜田一德一样,让我这个十年没跳舞的中年大叔在电视前激动得扯着嗓子大喊。

Locking是我最喜欢的舞种,连续两季都是在抢七大战过后,我就在朋友圈预测韩宇和叶音将夺冠,结果还真是神准啊哈哈哈。

我以前跳舞的时候就听说过韩宇这个名号,但叶音和他的舞团是真不认识,后面看采访,才知道他居然跟我是同行,是个设计师,而且他画画很厉害,家里人也支持他跳舞,甚至还拥有一只猫和一条狗,难怪他整天那么笑容满面、人畜无害的模样,原来是人生赢家啊,真让人羡慕呢。

他和Franklin的Battle其实毫无悬念,虽然Franklin也是顶级的舞者,但他毕竟是个编舞师,Freestyle从来都不在他们的业务范围之内,看他在台上那么认真地听音乐想动作的表情,真的有点心疼,而且坚持了22轮,太不容易了。导师们也都是明眼人,特别是吴建豪,一直在帮忙加油鼓励。

反观叶音,他完全敞开了跳,怎么舒服怎么来,甚至Franklin在跳的时候他也没闲着,一直在帮忙做效果,完全就是一个为Battle而生的舞者、一根拥有无限体力的弹簧。感觉所有的歌他都听过,什么Beat都接得住,那个开枪中弹的音效,简直炸裂。还有那个帽子戏法,连老天都帮了他一把,看来爱笑男孩运气都不会太差。

↑ 叶音“开枪中弹”效果

↑ 叶音“帽子戏法”

看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对面是韩宇,那该多好看啊。其实在第一季的时候,韩宇和叶音就已经Battle过了。当时沈子皓没有得到黄子韬的毛巾,但还是死皮赖脸不肯下去,黄子韬问有没有Locker要上来跟他batter,这时候叶正、叶音带着他们的WiikSymphony舞团上来了,那范儿太正了,太Old School。(第二季依然是整个团队一起上场,依然那个范儿)

↑ 第一季的WiikSymphony舞团

↑ 第二季的WiikSymphony舞团

第一季他们跳完之后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完完全全的碾压,但黄子韬还是让叶正和叶音跟沈子皓再Bat一次,这时候韩宇冲上来了,说要帮一下弟弟,不然二对一不太公平,于是有了难道一见的两届冠军Battle的盛况,这里也要感谢一下沈子皓的死皮赖脸哈哈哈。

↑ 韩宇 VS 叶音

后面因为叶音要出国比赛,退出了节目录制。不过在后面的节目中,韩宇还是请了叶正、叶音和一众Locking高手组成“中国Locking联队”完成一支纯Old School的Locking齐舞,非常好看,就是我心目中Locking该有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叶音退赛,我们应该很可能在第一季就看到叶音和韩宇的终极对决了。

↑ 第一季“Locking联队”排练中

↑ 第一季叶音为韩宇帮跳

决赛最大的亮点除了两位主角之外,当然还有疯狂帮队友呐喊的表情包阿牙。

我看的时候还郁闷,这家伙被淘汰之后不是说想回家吗?怎么还在啊。年轻的朋友可能不知道阿牙是个什么来头,只知道他被节目捧得很高,选手们也一口一个“牙哥”、“牙叔”的,但在节目上看来也就还好嘛,并没有很厉害嘛。我想简单说说这位大叔在我们以前跳舞的人心目中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阿牙曾经是广州Speed舞团的主力成员(现在不太清楚),早些年街舞刚进到中国的时候,最知名的舞团,就是南“Speed”,北“舞佳舞”,就是黄景行和杨文昊所在的那个团。

2003年,中国首届街舞电视大赛在CCTV-5播出,应该是中国首次在电视上播的街舞比赛,那时候阿牙已经小有名气,很顺利地拿下冠军,而他打败的对手,正是Dino黄景行,而他当时跳的是舞种还不是后来擅长的Locking,而是Popping。

阿牙是潮汕人,跟我是算老乡。我开始接触街舞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大神了。每次潮汕地区大大小小的比赛或交流活动,他都会出席,开班授课带徒弟也都是不遗余力,是潮汕地区街舞圈实实在在的领军人物。在我们这个小地方搞的活动,他其实已经不怎么正经Battle了,因为根本没有对手,随便玩一玩都算是降维打击,玩high了有时还做几个Breaking的动作,哈,别人都被他Bat得快吐血了,他还一直有新东西抛出来,让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白看得目瞪口呆,基本上他站在哪里都闪闪发光,这是切身感受,毫不夸张。

2010年,阿牙和他在Speed的老搭档冰冰,就是这一季在韩庚队里的那个冰冰,一起组队,参加法国的Juste Debout,一路过关斩将,甚至在决赛前就淘汰日本神级Locking组合Hilty&Bosch,如果不认识这个组合的朋友,建议上网搜一下 ,这对简称HB的组合那几年在国际上拿奖拿到手软,他们的视频是很多国内Locking舞者的教科书,我自己就是看着他们的视频学Locking的, 所以阿牙和冰冰能战胜他们本身就是一匹黑马一样的存在。到了决赛,他们更是势如破竹,无法阻挡地战胜了Manu Loic,拿下了Locking总冠军,为中国拿下了第一个重量级的国际街舞冠军。当时看视频的时候,过程多炸就不说了,看到五星红旗出现在赛场那一刻,真的快泪奔了。阿牙和冰冰妥妥的中华之光。

↑ Juste Debout 2010 Locking:Aya Bing Bing (CHI)

所以在这一季节目中抢七的时候,阿牙前面居然一分没得,看得我好捉急。其实看得出来,他明显不在最佳的竞技状态,应该只是来玩一下,见见老朋友凑凑热闹而已。还好最后老司机搭上了末班车,还可以多玩一会,哈哈哈。

说回《这就是街舞》这个节目。从去年第一季开始,我就非常喜欢,一直追着看。十几年前我们刚开始跳舞的时候根本无法想象能有这样的节目,这么认真地推广街舞,还告诉你这是什么舞种,这是什么舞步,那时候我们想找一盘靠谱的教学光碟都费劲,都是靠前辈们言传身教,一点一点摸索出来。我还记得当时有一部许志安主演的电影《给他们一个机会》,是为数不多的跟街舞有关的影像作品,光期待能看到这部电影都能开心好久。当时街舞的处境就跟这个片名所反映的一样,就是社会的边缘群体才玩的东西,非常上不了台面。

↑ 电影《给他们一个机会》

最早一开始是受到Michael Jackson的影响,开始有人模仿他的舞步,就是老一辈称之为“霹雳舞”的东西。后来以H.O.T为主的韩流袭来,街舞这个概念才在我们的生活中慢慢形成。那时我哥他们纠集了镇上所有喜欢跳舞的朋友,创办了庵埠街舞联盟HELLO-HOP,我也顺理成章地加入这个团队,开始练舞。

以前根本没有什么Waacking,Urban这些,连Hip-Hop都是很后面才听说,只要不是Breaking、Popping、Locking、Jazz这些传统舞种,我们一律称为韩舞。那时候,我们几乎都是从学Breaking起步的,大家都是B-boy,因为地板动作够帅,而且都不管什么节奏不节奏的,就是做大招。我还记得第一次亲眼看到有人做“托马斯”时候的那种震撼,后来我也靠大量的练习打出了第一圈“托马斯”全旋,虽然只是很勉强的一圈,但已经足够让我开心好久。慢慢地,队友们开始打出了大风车、无手大风车,然后各种牛逼的招也都出来了。

《这街》第一季决赛的时候,有一Part是孩子们要跟选手们Battle,我以为就是随便玩玩,毕竟前面都有点《吐槽大会》的意思了,没想到大家居然来真的。小B-boy一上来就是Air flare,我都看傻了,现在Air flare变成B-boy的标配了吗?我们当年跳舞的时候,国内除了STO,没几个人能做这个动作,都是韩国那些变态大神干的事。

还有罗志祥说“直升机”那一part,就完全是我们那个年代的记忆了。那个动作我们叫“飞机旋”,算是breaking入门必学动作,接着其他舞者展示了我们称之为的“飞机跳”和“单手飞机跳”。不过我们一般不用他所说的塑料袋来包手,而是用棉帽,比较不伤手。

大家就是这样在学习Breaking的过程中进入街舞的世界,后面才慢慢学会听节奏,找到自己喜欢的方向,分舞种去专攻,我也很自然地喜欢上了Locking,开始看各种视频学习。

跳舞那些年跟随哥哥们也算是各地跑,找各种地方练舞,参加各种交流、各种比赛,自然是非常开心,年轻嘛,一群在一起干什么都开心。因为街舞,初中的时候我第一次站上了学校的舞台。大学的时候,也是因为街舞这项技能,让我顺利进入艺术团和文娱部,因此带来的文体加分让我拿了三年的奖学金。我的学生时代跟街舞是分不开的,几乎所有的闪光时刻都是街舞带给我,所以我对街舞是有特殊的革命情感的。

下面是一大波像素极低的历史照片。

↑ Hello-Hop 日常练舞

↑ 初中学校表演

↑ 比赛充人数

↑ 2003年“百事清柠街舞大赛”冠军(我是去蹭奖的)

↑ 大学的舞团

↑ 大学艺术团的表演

↑ 2008 Hello-Hop 5th Party Locking Solo

↑ 2008 Hello-Hop 5th Party

↑ 2009 Hello-Hop 6th Party

↑ 2010 Hello-Hop 7th Party | 创始人 阿菜

↑ 2010 饼干 生啤 我 (难怪那么多人说我像叶音,这一张还真有点像)

好了,回顾完毕。

希望街舞在国内能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并且喜欢。以前一起跳舞的小伙伴中,只剩生啤一个人还在坚持,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小镇上开舞蹈教室、办比赛,特别不容易。去年印了队服,还特地跑到广州深圳给我们这些老队员送过来,这家伙对街舞是真的热爱啊。希望借由节目的推广,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喜欢上街舞,也希望我这位老朋友舞室的学生能慢慢多起来吧。

↑ 生啤老师的课程

↑ 2018 饼干 生啤 我


  • No Comments
  • Weibo

你必须先 登陆 才能发表评论.